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姚奶奶到了楼下,忍不住呜呜咽咽,大哭起来,一边哭还一边骂,就是听不请她说的是什么。出了大门,老妈子伺候上了轿子,哭骂着走了。
  • 瑞生知道是话说戗了,就呵呵一笑,站起身来说:“我也不去了。就在这里坐一会儿,咱们说说闲话吧。”回头看见朴斋坐在窗边低着头看报纸,故意没话找话地问:“有什么新闻?”朴斋把报纸双手递了过来。瑞生拣了一段,指手画脚地边念边讲,秀英和朴斋同声附和,笑做一团。
  • 三宝见来了客人,丢下瑞生,回过身去接待。两个客人中,三宝只认识一个钱子刚;问那一位尊姓大名,说是姓高,名叫亚白。三宝敬过烟茶瓜子,坐谈片刻,两人就要离去,三宝照例送到楼梯边自回。
  • 莲生正要答话,忽然听见阿巧在中间房间里连连咳嗽,知道她还没有睡着,就不再接着说下去了。
  • 秀林还要埋怨,瑞生插嘴问:“到底碰上什么事情了?”杨妈说:“就是那个苏冠香嘛,说是让新衙门给抓走了。”陈小云挺感兴趣地问:“苏冠香?是不是那个从宁波人家里逃出来的小老婆?”杨妈说:“正是她。她不是逃出来的。为的是大老婆跟她不对,她男人放她出来,叫她再嫁人,不过不许再做生意。如今她又做上生意了,所以她男人要找她的碴儿。我的外孙女儿就在苏冠香那里帮工,你说麻烦不麻烦!”庄荔甫问:“你外孙女儿有没有带档?”杨妈说:“可不是吗!要是有银钱出入,这会儿就尴尬了。像我们这样儿的,有什么要紧?难道还怕新衙门里来抓不成?”李鹤汀说:“苏冠香可是够傲气的,这一回恐怕要吃苦了。”杨妈说:“不要紧的。听说齐大人正在上海。”洪善卿问:“可是平湖的齐韵叟?”杨妈说:“正是他。她们苏家,只有苏冠香和齐大人娶走的苏萃香是亲姊妹,其余几个都是讨人。”——
页面,推荐使用这种方法 exit(); } ?>